曹文逸真人·《灵源大道歌》

日期:2020-08-09 22:55:39 【字体:  

曹文逸,宋朝宣和年间(1009--1126)女道士,能诗能文,有女才子之名。宋徽宗闻名召入汴京,敕封为“文逸真人”,世称“曹文逸真人”。


我为诸君说端的,命蒂从来在真息。


照体长生空不空,灵鉴涵天容万物。


太极布妙人得一,得一善持谨勿失。


宫室虚闲神自居,灵府煎熬枯血液。


一悲一喜一思虑,一纵一劳形蠹弊。


朝伤暮损迷不知。丧乱精神无所据。


细细消磨渐渐衰,耗竭元气神乃去。


只道行禅坐亦禅,圣可如斯凡不然。


萌芽脆嫩须含蓄,根识昏迷易变迁。


磋跎不解去荆棘,未闻美稼出荒田,


九年功满火候足,应物无心神化速。


无心心即是真心,动静两忘为离欲。


神是性兮气是命,神不外驰气自定。


本来两物更谁亲,失却将何为本柄。


混合为一复忘一,可与元化同出没。


透金贯石不为难,坐脱立亡犹倏忽。


此道易知不易行,行忘所行道乃毕。


莫将闭息为真务,数息按图俱未是。


比来放下外尘劳,内有萦心两何异。


但看婴儿处胎时,岂解有心潜算计。


专气致柔神久留,往来真息自悠悠。


绵绵迤逦归元命,不汲灵泉常自流。


三万六千为大功,阴阳节候在其中。


蒸融关脉变筋骨,处处光明无不通。


三彭走出阴尸宅,万国来朝赤帝宫。


借问真人何处来,从前元只在灵台。


昔年云雾深遮蔽,今日相逢道眼开。


此非一朝与一夕,是我本真不是术。


岁寒坚确知金石,战退阴魔加慧力。


皆由虚淡复精专。便是华胥清静国。


初将何事立根基,到无为处无不为。


念中境象须除拔,梦里精神牢执持。


不动不静为大要,不方不圆为至道。


元和内炼即成真,呼吸外求终未了。


元气不住神不安,蠹木无根枝叶干。


休论涕唾与精血,达本穷源总一般。


此物何曾有定位,随时变化因心意。


在体感热即为汗,在眼感悲即为泪。


在肾感念即为精,在鼻感风即为涕。


纵横流转润一身,到头不出于神水。


神水难言识者稀,资生一切由真气。


但知恬淡无思虑,斋戒宁心节言语。


一味醍醐甘露浆,饥渴消除见真素。


他时功满自逍遥,初日炼烹实勤苦。


勤苦之中又不勤,闲闲只要养元神。


奈何心使闲不得,到此纵擒全在人。


我今苦中苦更苦,木食草衣孤又静。


心知大道不能行,名迹与身为大病。


比如闲处用功夫,争似泰然坐大定。


形神虽曰两难全,了命未能先了性。


不去奔名与逐利,绝了人情总无事。


决烈在人何住滞,在我更教谁制御。


掀天声价又如何,倚马文章非足贵。


荣华衣食总无心,积玉堆金复何济。


工巧文章与词赋,多能碍却修行路,


恰如薄雾与轻烟,闲傍落花随柳絮。


缥渺幽闲天地间,到了不能成雨露。


名与身分竟孰亲,半生岁月大因循。


比来修炼赖神气,神气不安空苦辛。


可怜一个好基址,金殿玉堂无主人。


劝得主人长久住,置在虚闭无用处。


无中妙有执持难,解养婴儿须藉母。


缄藏俊辩黜聪明,收卷精神作愚鲁。


坚心一志任前程,大道于人终不负。


《灵源大道歌》,虽是女真著作,但不是专讲女丹口诀。凡是学道的人,无论男女老少,用这个工夫,都很有效验,绝无流弊,可以算得仙道中最稳妥最普渡的法门。

——陈撄宁

曹文逸真人·《灵源大道歌》